点击
搜索 / Search

在评论里看见这么一段:
让我想起故去的母亲,想起儿时坐在母亲身边一边看她摊煎饼 一边吃香喷喷的热煎饼。我不禁失声痛哭,泪流满面!那是一种很满足的幸福,虽然十分清贫,可是现在再也回不去了……

《舌尖2》甫一上映,各种溢美和吐槽即成两极分化之势。有抱怨食材讲的太少,人文讲的太多;有指责拍摄技术糟糕,有抄袭痕迹;也有专唱反调者,唯恐其名不显,天下不乱,对于这种叵测的人群,不是我辈凡夫俗子可以妄加置喙的,且撇开不表。
由于第一季带来的过分惊喜,意犹未尽的吃瘾君子们,对第二季难免抱有各种高期望。一舔舌头才皱起眉头,第二季明显佐料配的偏颇,就好像满心期待等着吃川菜,一尝竟然是湘菜。好吧,第一集才刚刚出来,先别言之过早,况且为补偿吃货们抗议,第二季比第一季多加了一集。按照第一季平均每集11道美食的量,增加的一集足够安抚怒火了吧。
《纽约时报》有一次说起优秀纪录片的评判,“它们都有一种共同的使命感。改变事物的状态,记录正在发生的历史过程,唤醒大众去注意自己生命中值得深思的层面,都是它们应尽的义务。”站在这个角度重新审视《舌尖2》,似乎能看到其中包含的足够诚意。当第一季立足美食角度,小心翼翼的尝试触及传统文化和民族气质,而收获满满的掌声时,它有理由在接下来的第二季做出突破。
让我们回到那段由煎饼勾动起对亡母怀念的评论,几乎可以看见一个中年的父亲,在远离故土的城市,在妻儿的陪伴下,面对着屏幕上沂蒙山区推磨烙煎饼的场景泣不成声。与此同时,有多少只身在外的游子,或已功成名就,或仍踽踽前行,在这样一幕幕熟悉的美食和情感间泛起乡愁和无奈、心酸和感慨。作为观众,真的有必要再计较摄像机位、镜头和剪辑吗?
我不知道,只知道它带给我感动,唤起亲情,凝聚力量。
爱森斯坦的一句话或者可以作为本片注脚:“对于我来说一部电影使用什么手段,它是一部表演出来的故事片还是一部纪录片,不重要。一部好电影要表现真理,而不是事实。”
在这样的思想里,有些东西需要牺牲放弃。

人类有两样东西是必须的,不论身处何方,高低贵贱——食物和爱,如同奔行的双脚,从我们先祖起,就在汗水浸湿的泥泞里踏出坚实的足印,贯穿历史。而今继续指引我们跋山涉水,寻找信仰,寻找幸福。

声明: 本站所有图文遵循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3.0共享 协议.
转载请注明转自 胭脂坡上
标签:

Related Posts

0 Comments

难得的沙发不来一发吗?!